任务完成

【4.12】柠檬薄荷(散文,嗯)

想想自己才刚注册,就随便写点什么好了。

昨天说的散文就是这个,我打字慢到死,还有作业没写完,简直是玩物丧志的典范……

新人才开始用这个……若tag不合适求评论提醒,求原谅。

很认真的不会写小说只会写散文系列。

文风奇怪。

01】

如果我真的能把自娱自乐当成一种课程的话,我猜我的学分早就攒满了。

但是这并不能意味着我就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学霸,要让我真正在某门课程上突出,估计得把自娱自乐四个字扩充成一个超长短语,添加一些诸如“默默”这样的定语。

你看,就连自娱自乐还要默默地进行,我果然还是个小透明。

02】

我认真怀疑过从哪一段开始写到正题才不会让读这篇文的人半路弃文,也许看到开头就直接离开了也说不定。我写过长评,作为自己在这里的第一步,我觉得我走得还算正式,尽管我看不出这种正式有什么意义。也许当时仅仅是有感而发一时文艺,冷静下来我还是默默地看文,偶尔给别人提升点热度——也多半是在几百个人之后,多我不多少我不少的时候。

也许现在想离开的差不多也走光了,没兴趣的也根本不会点开,说不定还会有人现在就觉得我打错了tag,于是现在,我想我可以安安静静的说说自己的想法了。

03】

我乖乖的顺着盾冬进了evanstan的大坑,期间没有任何人安利过我,我也没能安利过任何人。rps我只萌过这一对,也许不能保证以后不会再萌上别的,但至少“rps的初恋”的名号已经被拿走了,之后再萌什么也得在别的方面考虑了。

Evanstan给我的感觉像是柠檬薄荷。我说不上来柠檬薄荷到底是怎样的味道,大概有点甜,又有点酸酸的,薄荷的清新从呼吸道侵入肺部带来满腔的凉意,甜蜜里带着冷。我看过很多不同风格的文,初恋是《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也给很多别的作者“点过赞”。这个圈子里有自己的安稳和温馨,尽管我只是安安静静一言不发地点赞,我还是能感受到每一次刷新都有某种暖流从心脏出发,在身体的每个角落留下点温度。

大大说希望他们很幸福。

rps也罢,现实也罢,我想我萌上他们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我只是太希望他们能获得幸福,以至于最先想到的就是让他们在一起。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和他的超级英雄。隔离所有世界上的残忍和冷漠,好好地在一起,吃同一个甜筒冰淇凌,喝同一杯咖啡,盖一床被子,拥有相同的视野。我可以不去在乎他们每次访谈里那些善意的微笑和念及对方名字时紧随其后的赞美或是玩笑,我也可以不在乎那个“不熟”究竟是玩笑掩饰或是事实,我只是单纯的希望,在他们合作时某个眼神交换的瞬间,能在彼此眼中看到相同的焰火。

我偶尔会想起去年,我的朋友去了英国留学。那时候彼此的弧都长的可怕,后来才意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时差这个玩意儿。而现在,当我每每神游着想象此时此刻两人在做什么,连计算时差都成了甜蜜的事。我在学校某个时间某个角落偷偷玩着手机,然后忽然想到也许此时此刻某个夜店的小王子正在无意识地舔着他的嘴唇,好吧,我得承认,就算此时是面前是某张不及格的试卷,我恐怕也会在老师面前傻兮兮地笑出来。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关注他们现在在哪个洲,做着什么事,参加着什么活动,在我的意识里永远只有一家街角暖暖的咖啡店,等着他们光临,享受,然后离开。

04】

我也曾经思考过要不要自己写小说。

我并不是没有写过小说,甚至还被点过梗,但我在面对Evanstan却莫名小心翼翼起来。

我猜测也许是因为我还不知该如何写rps,仔细想来那不过也只是个借口。我看过那么多文,说没有感觉肯定是假的,提笔写个段子应该不成问题,可自己下一秒又犹豫起来。

我想起我家的那盆柠檬薄荷,去年它死于虫害和干旱——我们一家人长时间没有回到这个小房子来照顾它,因此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不能确定它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我无数次路过那盆毫无生机的植物,似乎总是意外地能闻到记忆里的香气。我怀疑是否那只是我自己的想象,还是那盆柠檬薄荷在它开花的时候除了留给我紫色的风景之外,也永远把某种香气锁在了我记忆的某处,在我每每看见它的时候就想起。

我至今都不想再养一盆柠檬薄荷,因为我总觉得那种我已经无法清楚记忆的香气充斥在我房间的每一处。就像我拿起笔,想要构思某个有关evanstan的片段的时候,就好像谁笔下的他们坐在我的对面,我只好说:天啊,我可没胆量对着真人写文!

我嘲笑过自己,也失落过,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再去买一盆柠檬薄荷。

05】

我可能就是在stan先生在玩联想游戏时听到超级英雄然后说出某人名字的时候开始注意到他们的,“for sure”这个词组他咬字咬得尤其可爱。

超级英雄的第一顺位,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steve,而是Chris。

这就像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意识,就像对我来说,看见o的第一秒,不是想到这是个英文字母或是数字,而是个圆圈。我想大概是由于我小的时候先接触的概念是画画而并非英语或是数学,之后漫长的学习生涯中,我并没有停止绘画,一些简单的图案或是什么别的,于是圆圈的概念在我的意识里一遍遍加深,直到字母和数字永远无法超越。也许在sebastion的心目中,在美国队长完全侵占他的意识之前,他的眼里就已经有Chris的影子了,也许是像小迷弟一样的注视,也许是对同事的观察,这个联想词语的游戏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然而答案却无法揣测。

他究竟是把Chris当成了美国队长,还是把美国队长当成了Chris,还是……还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这部电影和某个超级英雄无关,Chris是他的超级英雄,不是霹雳火,不是美国队长,不是柯蒂斯,是Chris。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在此之前我对于超级英雄竟然没有任何联想,我的童年和正在度过的少年时期没有任何一个印象深刻可称之为超级英雄的人物或是真人。还好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答案。

Chris Evans,Chris Evans for sure.

当我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脑内晃过的全是sebastion的小动作,而并非ce的微笑。

06】

我想很认真的说谢谢,对每一个作者,也对每一个萌上evanstan的人,谢谢有你们一直愿意在这里,就算是主角双方都有女朋友(我知道的不太多,也许有也许没有,我看到的消息是有,没能核实一下很抱歉),你们依然能留在这里,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爱下去。就算我知道你们是心甘情愿,但我仍感激这一切。

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