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完成

【长评】写给《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本来说是要写长评的,后来才发觉自己简直是傻,我根本不会写长评好么!嘤嘤嘤,写下来觉得完全就是随感,算了算了,本来就没指望能客观点评,就当是给大大表白吧(什么鬼),各种意义上的第一篇,求不嫌弃。(请结合BGM :Craigie Hill,因为我不会插入音乐【跪】)

(我觉得全篇完全偏题。。呜呜)

****

我看完《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的时候,清晨还没有落雨。

我大概记得那是个星期一的早晨,托作业的福,我一大早还迷迷糊糊的困得可以,妈妈往我书包外侧的网袋里塞了一把伞,说了什么我并没有听清。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往往要和父母同时起床,这就意味着我大约有四十分钟的自由支配时间,然后再背上书包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我随手打开手机刷刷大大的文,选了一篇题目相当和我胃口的一篇,开始消磨时间。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这个本来有成千上百个理由可以让我讨厌的周一,就因为大大的这篇文章和接连而来的雨冲刷得无比温柔。

那天我出门有点晚,踩点进校,但是没有迟到。

****

如果两个人相爱该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

我没有看过多少言情小说,我也没有看过多少电影和电视剧,我自己也没有谈过任何一场恋爱,甚至都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各种意义上都没有。

那么如果你知道两个人的相爱实际是RPS呢?

我更不知道了。

在那个清晨的一周前我才傻乎乎的知道RPS是什么,才知道384不只有恶魔执事(我今年过年才补完美国队长系列),我没有追过星,喜欢明星对我来说就像是喜欢玻璃柜里女孩子喜欢的首饰,我可以扫一眼,被吸引,认真看,然后发现买不起。也许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被买走,一个幸运的女人(或者一个男人),但是不是我,因为我的钱包里一分钱都没有,他们任何意义上都不可能属于我。我可以从他是个原石的时候就看着他,变成最炙手可热的首饰或者最后仍是个原石,我可以宣称世界上我是最爱他的那一个,这甚至可能是一句实话,但是他连世界上有我的存在都不知道。RPS都是AU,也许这只是我们假想了一个自己,但是我们并不是让自己出现在故事里,而是把自己分裂成了两部分,以完全虚拟的方式投入自己的深情,让CE和384彼此相爱,也许只是自己爱上自己罢了。

用384的方式来替自己爱CE,然后再让CE替自己好好爱384,分分合合,快乐悲伤的都是自己。

****

我何其幸运,入圈的第一篇文是《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从此被安利了evanstan,天知道我之前连塞巴斯蒂安的英文名字都拼不对。

****

看完文章,我有点不敢看第二遍。

大大所营造的那个世界,感觉就像是在冬天快要转暖的最后一点寒风中,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和手套,在一个咖啡店的外面等人。里外的温差让咖啡店的玻璃起了一层白雾,我勉强看见里面似乎有一些人影。

我以为这样就是全部了,直到窗边的那个人像个孩子一样用手在玻璃上抹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轮廓,然后一点一点擦成实心。我能看见了,他们坐在窗边,也许就是CE和384,也许只是随便哪一对相爱的情侣,他们在模糊的那个恶作剧的爱心里如此的快乐和幸福,几乎能辐射出点温度温暖我冻得通红的鼻尖。我觉得我移不开眼睛,连四周汽车的汽笛和发动机的嘈杂都沉寂了,现在这里只有三个人,尽管我是多余的那个。

我知道我没有机会进入那个咖啡店,只能像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贪心的看着里面的圣诞树和幸福的两个人,我甚至还要忍受一种最可怕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扇玻璃起了第二层雾,慢慢模糊掉了一切。在模糊到最后连轮廓都看不见的时候,我才会发现我还傻乎乎地扒在玻璃旁边,眼里全是眼泪——这只会让我的视野更模糊罢了。

他们一定不会知道,有一个人曾经站在窗外,连自己要等的人都忘记了是谁,但还是执着的等他们第二次擦出那个那个爱心,分享给她一点点温度。

那个人是我。

而他们没有再擦出那个爱心。

如果可以,我想认识一下大大,然后在她的告别再看一遍《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在番外的末尾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一个人默默地哭。

****

幸好这是篇RPS。可惜这只是RPS。

****

幸好他们相爱了。可惜他们没有。

****

创造了一切悲欢离合,然后都留给了自己。

 

 

完全不知道自己最后是在瞎说什么,但是说完了又莫名有点伤感。嘤嘤嘤,果然文力低的我就不该说要写长评。但大大我是真的很喜欢《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真的。

真的。

 

最后放一下答应给大大看的文,好紧张。(384是我妄想的一个虚拟人物,不是真的384.重要的事要说清楚,嗯。)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的作者致敬,谢谢她温暖的故事

注:此文中的“塞巴斯蒂安”无准确原型,与原作非同一人物。

早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我从阳光浸满的角落里醒来,在林荫小道上轻咬着半块面包。如果你生活在城市,你就会和我一样懂得一些乐趣;如果你真的能有一天,放下手中的工作,像个上了年纪只能慢慢行走的老人一样,在公园和咖啡店里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你也会悄悄期待一次偶遇。

嘿,你是否有时候也觉得,当亲情太过浓郁,友情又有些疏离,那些时刻的你更愿意行走在街头,像个流浪者,漫无目的地看着四周行人匆匆。

我走进一个咖啡店坐下,人有些多,但意外的安静,背景音乐的《My heart will go on》节奏不紧不慢,仿佛携着旧电影的时间一起慢慢地走过。多数人不会对墙上的wifi密码无动于衷,他们低着头在社交网络上活跃,却在自己身处的空间里安静和沉默,一块小小的屏幕成了他们最安心的保护锁,把对话背后的微笑和眼泪都藏匿得恰到好处。

然后我遇见了你,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坐在靠窗的角落,大张的报纸完全遮住了你的上半身,只有牛仔裤颜色浅得发白,像是要融化在阳光里,双腿修长,很随意地叠在一起。这个电子信息时代的报纸爱好者也许自身就带着些上世纪的味道,说不定报纸的后面会是一件旧格子衬衫或是白色衬衫。那一定会很可爱,我以我决定以同样可爱的名字来称呼你。

午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我坐在你的对面,猜想你报纸后的真容,阳光的这个角度正好照亮你的脸,你的睫毛是否也会折射出彩虹?娱乐头版的新闻你是否有兴趣,用漂亮的眼睛将每一个句子捕捉?报纸爱好者也会因为太温和的阳光而睡着吗——你已经20分钟没有翻动报纸了,而我就捧着微苦香醇的拿铁盯着报纸的另一面,自始至终保持着一个城市陌生人特有的矜持,一句话也不愿说。

如果我开口,我会说“午好。”上世纪的电影里人们总是用这样的搭话方式。说不好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会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和每一个学生一样的有点累的学习和生活。末了补上一句,告诉你其实我的生活很充实,也很快乐,只是似乎总有些孤单。希望你不会嘲笑我,收起报纸说我到底是个小孩子,然后像个年长者(比起爸爸可能会更像我的爷爷那一辈)一般说几段大道理。不,你不会的。你会偏过头去看窗外,平整的衣领遮不住脖颈的曲线,回答我你也曾感同身受。我会告诉你我喜欢苦咖啡的原因,而你会告诉我你为何不像别人一样摆弄你的手机。我们在偌大的城市不小心相遇,没太多的缘分可言,仅仅用一句“午好”作为开头,最后也一定会以“再见”作为结尾。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原谅我最终没有开口,我说了“午好”,也说了“再见”,是“再也不见”的意思。而我的心音你一定听不到。我会回家,到最后也会把这一场偶遇忘掉,再见面时也许你还坐在这里,没了旧报纸,穿的也不是白衬衫而是高领毛衣,我会说“午好”,但是你会被称呼为“杰克”或是别的名字,而不是塞巴斯蒂安。我只能遇见一个塞巴斯蒂安一次,在一个日光倾城的下午,那时候我拿铁里的牛奶加的有点多。

晚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当城市华灯初上,当那些藏于心底的孤独随着黑夜浮现,你也会和我一样陷入回忆吗?我们早上迷迷糊糊地磨蹭着离开床,早餐,洗漱,出门。我猜刚开始的几个小时会很困,昨天的熬夜让你集中不了精神,你用冷水洗脸清醒了一下,计划着中午买一份报纸,将自己难得的下午留给某个阳光满溢的咖啡店。多高兴我也一样,所以我们才会相遇。你注意到我了吗?你又怎样看待我呢?你也像我一样,隔着报纸猜测别人的生活吗?

如果你也想说“午好”和“再见”,而我只是没办法听到的话。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我们爱着或是恨着的城市,可能并非是如他人所形容的那么冷漠。城市这么大,我们都不曾刻意寻找过谁。我们有时会很孤独,有时又享受这种清闲,我们有时用快乐把自己包装起来,有时又希望将真正的快乐自己偷偷私藏。我们一样,但又不一样。没有那么多悲欢离合,这个时刻我们矜持但并不冷漠,交换一个微笑擦肩而过。

夜凉了,而我突然觉得有些温暖。

**********************************************

发觉自己根本不会用这个软件啊,跪了,我也不会艾特。。。。求教【跪】嘤嘤嘤。

评论(4)

热度(26)

  1. 纪翌任务完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memorysunbur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