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完成

第一次试着刻了这样的图案,完全不会套色,所以有些灰度部分就很可惜的放弃了……高三前最后一次,祝马上高三的同学们好运!

搬(家三)

 唔,写给某大人的生贺。现代风果然非常的不习惯,觉得Ooc的好严重(趴),估计是自己文力不足的原因。好吧,希望你们读完了依旧喜欢这个看起来淡漠但是很深情的三成君~

 

 

01】

你看,你说你没有生气,那你为什么要挂我电话。

 

“这不是三成君吗?”木村太太拉住了自家齐膝高的牧羊犬,开心地向石田三成挥了挥手。

牧羊犬有些不耐烦地用爪子磨着地面,然后“汪汪”叫了两声,石田三成这才注意到木村美和子正在向他打招呼。“您好。”三成鞠了一躬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礼貌,拉开背包的拉链开始找房门钥匙。

“这次只有三成君回来吗?家康君呢?”

木村一家是三成和家康的老邻居了,从家康和三成为了方便上学把这个小房子买下来开始。那时候三成还不太擅长应付人际交流,木村一家也就和家康聊的比较多,可是渐渐的,不知是因为家康提的比较多,还是因为木村一家对三成太过好奇,总之,尽管一脸的不情愿,三成还是被拉入了邻里交流中。大学毕业后,三成与家康一度出了这个城市,找到工作之后,回来的机会也愈发少了,也难怪木村美和子这么惊讶。

“家康他……”三成下意识说了个句子开头,然后突然顿住了。他看了看木村美和子的表情,看着对方似乎也在好奇的盯着自己,最后三成放弃了对视,有点心虚的转过头去用钥匙开了门。“我是来搬家的,家康没空,所以只有我。”石田三成两只脚都迈进了房门,“那……”

“原来是这样啊,只有三成君的话忙得过来吗?忙不过来就来叫我们,顺便晚饭也在我们家吃吧!”美和子看出了三成的尴尬,顺着三成的话结束了交流,她冲三成眨了眨眼睛,温柔地笑笑,像是在暗示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暗示,在三成反应过来之前就拉着牧羊犬转身离开。牧羊犬绕着房门转了个圈,东张西望了一番才乖乖的跑了起来。

石田三成进屋把门关上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背包扔到了沙发上,包砸到了一个薯片的包装袋发出噼啪的声响。他和家康上一次离开这里事实上仅仅是两个月前,不过那时候正好是暑假,木村一家出去旅游,所以他们也没能碰面,他一时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邻居还在这一事实。三成并不热衷于建立一些可有可无的邻里关系,这种轻飘飘的友好随着搬家就可以飘散得无影无踪,而所有人还要为这种关系在心情不佳的时候违心的微笑问好。

石田三成摸出口袋里的机票,有些硬质感的卡片暖乎乎的,家康的父母帮他买了这张机票,临别的时候握着他的手关心的嘱咐他别误了点,收拾好了就早点回新家休息。他们似乎认定了这几天的消息和随之而来的忙碌让三成十分疲惫,但是当事人三成却显得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倒是赶飞机的事情让他觉得麻烦无比。三成随意将机票扔在了饭桌上,开始思考打扫收拾的具体计划。

02】

我们决定养一只狗,你喜欢萨摩耶而我喜欢金毛,我们从沙发上吵到地板上,最后都懒得说话。你悠悠冒出一句:“有你就够了。”我瞪了你一眼。我总觉得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其实麻烦的像只狗。

 

石田三成出门买行李箱的路上经过了大学门口。几个女生正围在一起盯着手机,大概是点开了什么小饰品的购物网页,几个女生齐齐发出惊叹,然后互相开始打趣说笑。石田三成对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默默地看了看学校的大楼,便转身离去。

“等一下,那个是三成学长!?”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石田三成回头看见一个高个子苗条的女生在叫他,他沉默地打量了一下女生整洁的校服——他显然想不起来对方叫什么名字。三成沉默的时间里,女生已经跑到他的面前了,眨眨眼好奇地问:“家康学长没有来吗?”

“你是?”

“我是君岛千代啊,三成学长不会忘了吧,我跟你和家康学长放学走一条路啊!”

“……”三成是真的忘了。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尴尬,君岛就喊来了刚刚和她一起玩的几个姐妹。一个穿着漂亮公主装的女生在原地磨磨蹭蹭,不愿意参与,最后还是被其他女生推推搡搡地挤了过来。君岛神秘兮兮地凑到三成的耳边说:“小樱就是我去年告诉家康,喜欢他的那个女生!今天小樱参加了表演,服装还没有换下来,你就拍一张给家康看看呗!”三成愣了愣,还没说话,那边女生们已经帮叫“小樱”的女生摆好了动作,小樱被围在中间,脸红红的,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但是君岛一拿出手机,小樱立即认真地微笑起来,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小公主的样子。

“好了!完美!三成学长一定要把这个给家康学长看哦,要是能帮小樱要到签名照片就更好了!”君岛像只小兔子一样跳到三成的面前,突然又叫了起来,一惊一乍的样子傻气极了。“三成学长的手机还没有给我……我得把我们俩的手机放在一起才能把照片发给你……啊!三成学长不会不帮小樱传照片吧?”几个女生一听,一下子都紧张起来,她们好像这才想起来石田三成还有个权利叫拒绝。石田三成自己倒是悠悠闲闲得慢慢思考着,君岛的大嗓门让他模模糊糊有了点印象,好像曾经还真的有这么大嗓门在他回家的时候吵了一路,不过这一点完全不会影响三成的决定。

他说:“随你们。”然后扔给了君岛自己的手机。女生们一下子尖叫起来,高音调的声音让三成烦躁的皱了皱眉头。

三成的手机没有设置什么密码,君岛盯着屏保叫了一声,感受到三成凌厉的视线又赶紧认真的传输文件。

君岛把三成的手机还了回来,几个女生很有礼貌的排队向他道谢。有一个娇小的女生害羞地对他说:“三成学长也……非……非常帅气呢!”三成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什么也没有多说,握着自己的手机,转身离开。

他的屏保是家康设置的,他和家康在大学的外墙上并排坐着的照片。只有背影,并且他的头发被夕阳染成了红色,压根看不出是哪两个人。他那时候懒得改成别的,才让家康得意了好久,现在家康还知道他保留着这个屏保会怎么想呢?

【三成,多少为自己想想嘛……】

【如果不喜欢的话……】

【我并不介意……】

算了,那家伙的心思一向很无聊,他要怎么想随他去吧。

【03】

我打开门的时候,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你吃完忘记扔的食品包装袋还躺在沙发上,于是我想,你去哪儿了呢?

 

石田三成想着上一次家康离开他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人在收拾东西,尽管不是在这个房子里。他是个医生,医院是固定的,而家康跑工程的时候偶尔会去勘察地形。

他早上出门前给家康买了个面包当早饭,回来的刚开门就看见家康睁着眼睛看着他,头发还是乱糟糟的。三成盯着家康看了半天才发现对方实际是在发呆,于是敲了一下家康的脑袋,满意的看着对方捂着头说痛。

“你睡,我走了。”三成站起身来最后检查了一下钱包钥匙,刚准备出门听到了家康的声音。“三成今天也要把患者都当成我来认真治疗哦!”“那他们早就死了!”三成的回复惹得家康笑了起来,然后三成只好狠狠关上门来表现他的不爽。

石田三成一个人的晚上,总会收到一下意义不明,惹人生气短信,内容毫无营养,从“我的晚饭很好吃,三成有好好吃饭吗”到“已经很晚了,三成还没有睡吗”。就算睡了也会被这条傻瓜短信给吵醒吧,笨蛋。三成随手写了个“睡不着”,点完发送之后盯着天花板出神,不到半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三成是想我了吗?好高兴啊。”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三成默想着干脆把手机关了机,睡觉。说也奇怪,他原本毫无睡意,和家康这么磨了几十分钟后竟然也觉得很困了,他对着空气轻轻说了声晚安,然后陷入柔软的梦乡。

不过这次不一样,因为这一次离开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回来了。

他走了之后,家康的父母就会找人把剩下的东西处理掉,再把房子卖出去。最近大学旁的房源很紧,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行李箱三成很随便的扔在了客厅的地板上,想到卖房的问题略有点不爽。他对钱不太计较,对这个房子也未必就很有感情,就是不爽而已,搬家很麻烦,坐飞机也很麻烦,都很麻烦。

石田三成站在洗漱池旁,他和家康的刷牙杯整整齐齐的放在台子上,刚搬来的时候他们还会为这些小事吵架,争论究竟是把情侣刷牙杯拼着放还是杯把朝同一个方向放。家康是前者,三成是后者,那时候两个人都对洗漱间非常执着,装模作样去洗手,去一次就要检查一次摆放方式,最后终于两人在洗漱池“撞了车”,争执以一个吻和家康的妥协结束。

三成后来似乎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干脆换成了很普通的两个杯子。

家康什么也没说,包容三成的任性不知不觉对他来说已经像是呼吸一样习惯了。

但是三成还是会很计较,被妥协了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他的想法都是无理取闹,无奈家康就是那么个迟钝,也不善解人意的混蛋,就算把他打一顿他也不会明白。

 

他没去动那两个杯子,事到如今把这两个杯子收藏起来也没什么必要,回忆之所以是回忆,还是放在脑海里比较好。

洗漱间要收的东西不多,三成扔了几个洗发液的空瓶子就出去了。

书房非常小,三成把自己和家康喜欢的几本书留了下来,还顺手留了一本家康大学时记得满满当当的笔记本。最角落藏了的暗格也被三成翻开了,里面是他和家康一些照片和他和家康轮流写的一些回忆和感想,他把这个厚本子丢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客厅,厨房,阳台,他们的房子小而简单,有留存必要的东西也很少。三成最后选了卧室衣橱的一些衣服,自己的和家康的分开在两遍,整整齐齐。

他取走了自己那件紫色加灰色的外套和家康黄色的连帽衫。

三成站在衣橱旁边,打开的落地窗把窗帘吹得呼啦啦的响。

他突然想到,也许这里除了回忆,他什么都不必带走,但是他很快意识到,也只有回忆,他怎么也无法挽留。

04】

看到墙上的钟已经不走了却无人去修,我才突然意识到你已经不在了。我把钟取下来重新修好。你看,没有你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来。

 

十一点钟的闹铃响起,石田三成躺在沙发上懒得去关。

他最后也没有去邻居家吃晚饭,当然,也没有去坐那一班飞机。他这一天已经很累了,累到觉得连呼吸都有点多余。

前几天下飞机的时候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刚下飞机困得要命还要接电话,雨下的很大,撑伞的时候手忙脚乱,结果通话开头就问家康在哪儿。

对了,家康,到处都是问家康在哪里的,她们是没了家康不能活,还是怎样?三成想要这样恶狠狠地想,但他分明知道得很清楚,在别人的问题里,他才是像是没了家康不能活的那一个。

不过那也太看不起他了,不是么。她们要是安慰起人来张口闭口都一定是“谁没了谁不能活啊”,所以呢,她们才不会真的把这些事情看得很重要呢。他也不会的。当然不会。

于是他说:“我不知道。”

大厅里堆积了很多人,哭喊着,拥抱着,尖叫着,背景音的女声略带悲伤的说着另一架飞机失事的消息。

石田三成听着电话那端妇人的哭声,皱着眉头分辨了半天才明白对方的意思。

德川家康在那班失事的飞机上。

正好今天三成带的是把黑伞。

他没再听下去,草草说了有事就挂了电话。

葬礼上三成打的还是那把黑伞,他看着四周静默的人群,除了孩子们疑惑或是哭泣悲伤的脸,大人们都抿着嘴,把背后的情绪藏的恰到好处。三成知道有不少德川家族里讨厌家康的人,这些人大多看起来比谁都悲伤,虚伪得让三成简直想揍一顿。

但是那没有意义,就如同他站在这里看着墓碑一样,都没有意义。

葬礼结束之后,家康的父母拉住了他,说的无非就是房子的事。他们相当成功的压榨出了家康的所有剩余价值,现在终于连三成的那半分也不放过了。口口声声那几句“为了家康和你好”的“好”字,究竟和他和家康有丝毫关系吗?

闹铃终于安静了下来,三成把手机艰难地摸了过来,把今天的照片删了。他原本也没有明确的答应那些女生要把照片给家康看,那只是女生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他那么聪明,当然知道拒绝这种事情不是只有当面才可以做,也知道说话可以不说完,这样就不必说谎。

不过这一切都是家康那个混蛋的风格,他要不是懒得回应这些女生,他才不稀罕用那个家伙的方法呢。

也许是不能回应了。

三成就那么平静地躺在沙发上,天花板还是他每一次和家康在一起时看见的模样。什么都不曾改变过,这个时间段家康早该回家了,他会先推开门,把钥匙放在窗台上,再说“我回来了”。

然后石田三成慢慢的对着空气开口,无声的说:“欢迎回家。”


中二时期的迷之作品,初三还是高一写的,忘记了,感觉什么都没讲清楚(趴)写的像散文都是我的错。原文因为软件坏了丢失,只能拼个图了。

【长评】萤

本来想放在评论栏,然而不小心写太多了…… @春政 ,文笔不好,望包涵!

其实,说句实话,我觉得我并不擅长写文评。我不喜欢去评价谁谁的文字,只是自己有时候喜欢一些文喜欢的很,总也想让作者知道,无论理解成是对于作者写文的感谢也罢,还是仅仅想在这篇文字之后留下点自己的痕迹也罢,总之都是要动笔,但是绝不是评价,要认真说的话,不过也只是些随感罢了。

家三这个cp史向的我接触过一次,没什么兴趣,当时也不知道石田三成是谁,可能就当是原创小说这么看下来了,印象也并没有很深刻。入坑肯定是因为basara(因为无双这两位的画风……),入坑之后过的生活起先就是到处啃粮食,那时候不知道lofter,把贴吧啃了个底朝天之后就只能饿肚子了,自己也写过一点,但是学业问题导致能动笔的时间不多,断断续续也还没写完。今年初的时候知道了lofter,恨不得把每篇都打上爱心,遗憾的是,粮食也是在我几天疯狂扫荡下吃完了。然后,非常惊讶的是,我竟然还有毅力,再把每一篇一点一点再看一遍,大大的这一篇,差不多看了有五六遍,今天百忙中挤出了时间,硬是又看了一遍,才写下这一段。

我四周知道这对的人几乎没有,也安利不动,自己有想法差不多也无处可说,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先喜欢上三成的,三成这个角色某种意义上有独特的魅力,就是病娇如四代,都能在转头凝视的刹那冰冷清冽的像无名刀锋上的冷光,更何况,他有一双萤火虫一样亮晶晶的眼睛。萤,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刻,我就觉得也许这是我到目前为止,看过的最妙的比喻。我对于be和he一般没有特殊的偏向,但是自己喜欢的一对,官方又这么惨,难免会希望有个好结局,但是看到这一篇的时候,我却异常喜欢这个有点悲伤的结局,悲伤,清澈,明亮,就像是夏天最后萤火,和盛放至最后的荼蘼。家康这个角色,刚开始觉得像是某种开嘴炮模式的主角型小强,加之一代二代对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他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并不很喜欢他,然而当我了解了他的剧情线的时候,却彻底改变了看法。我喜欢他的原因估计很多同好也不能理解吧,因为我喜欢家康,本身就是因为,在天下和三成之间,他选择了三成。我能料想到很多人都会反驳我,我自己本身也觉得这也只是个人看法而已,也不打算和大家较真,我只说说我的想法。(线比较多,我只能大体去描述总体给我的感觉,个别线其实和我的描述也算是有点出入吧,而且三代四代性格也有了点变化……)天下是家康的背负,这是他生而既有的责任,他和三成不一样的一点也就是如此,他不是不想抛弃,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机会抛弃,我相信他从很小就明白自己的命运,他代表的是守护,而不是那份绝美的杀意。可惜造化弄人,上天要他遇见三成,成就了两个人全部的悲剧。家康饮鸩止渴,他明知他和三成的性格和责任,理想与立场注定他们不成敌人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可是他还是决定接近,然后守护。也许家康是那一种人,觉得既然注定要分别,在一起的时候就应当珍惜,也许他只是学着三成,在丰臣军里尽自己该尽的责任,然而他终究还是太在乎对方了,以至于彼此的遗憾,仇恨,在日后的日子里终不可解。他选择了三成,可他注定留不下他,他的天真他的善良他的软弱他的无知,注定他不能牺牲天下人,所以东照的歌谣里,终于是要哀悼三成。选择了,不意味着可以做到,世界从来都是这样。

唠唠叨叨了一大堆废话,其实这一对在我心目中,竟然总结而言,就是终将消逝的美好和无法逃离的背叛。看到萤这一篇的时候,虽非游戏向,但是完美契合了我的感觉。我躺在床上,窗前还真的有盈盈的月光照在我的脸上,文字从头到尾干净清澈,像小溪流一样流畅,遗憾到无法言说却不悲痛,就像是小时候的玩具,曾经那么用心的爱过它们,然而最后看着它们被妈妈送给别的小孩子。三成是家康的宝物,看着三成,家康仿佛就真的能拥有未来一样,可是神明不会笑啊,他怎么会明白家康的心愿呢?

如果有一天,我们还能见面的话,请别忘了我,好不好?你看,如果你说不好,那我该怎么办呢?那就不要再见面了吧。


爬起来补完了处刑人,电影很棒,超喜欢兄弟俩。随手抄了一下台词,权当练字。

【4.12】柠檬薄荷(散文,嗯)

想想自己才刚注册,就随便写点什么好了。

昨天说的散文就是这个,我打字慢到死,还有作业没写完,简直是玩物丧志的典范……

新人才开始用这个……若tag不合适求评论提醒,求原谅。

很认真的不会写小说只会写散文系列。

文风奇怪。

01】

如果我真的能把自娱自乐当成一种课程的话,我猜我的学分早就攒满了。

但是这并不能意味着我就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学霸,要让我真正在某门课程上突出,估计得把自娱自乐四个字扩充成一个超长短语,添加一些诸如“默默”这样的定语。

你看,就连自娱自乐还要默默地进行,我果然还是个小透明。

02】

我认真怀疑过从哪一段开始写到正题才不会让读这篇文的人半路弃文,也许看到开头就直接离开了也说不定。我写过长评,作为自己在这里的第一步,我觉得我走得还算正式,尽管我看不出这种正式有什么意义。也许当时仅仅是有感而发一时文艺,冷静下来我还是默默地看文,偶尔给别人提升点热度——也多半是在几百个人之后,多我不多少我不少的时候。

也许现在想离开的差不多也走光了,没兴趣的也根本不会点开,说不定还会有人现在就觉得我打错了tag,于是现在,我想我可以安安静静的说说自己的想法了。

03】

我乖乖的顺着盾冬进了evanstan的大坑,期间没有任何人安利过我,我也没能安利过任何人。rps我只萌过这一对,也许不能保证以后不会再萌上别的,但至少“rps的初恋”的名号已经被拿走了,之后再萌什么也得在别的方面考虑了。

Evanstan给我的感觉像是柠檬薄荷。我说不上来柠檬薄荷到底是怎样的味道,大概有点甜,又有点酸酸的,薄荷的清新从呼吸道侵入肺部带来满腔的凉意,甜蜜里带着冷。我看过很多不同风格的文,初恋是《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也给很多别的作者“点过赞”。这个圈子里有自己的安稳和温馨,尽管我只是安安静静一言不发地点赞,我还是能感受到每一次刷新都有某种暖流从心脏出发,在身体的每个角落留下点温度。

大大说希望他们很幸福。

rps也罢,现实也罢,我想我萌上他们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我只是太希望他们能获得幸福,以至于最先想到的就是让他们在一起。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和他的超级英雄。隔离所有世界上的残忍和冷漠,好好地在一起,吃同一个甜筒冰淇凌,喝同一杯咖啡,盖一床被子,拥有相同的视野。我可以不去在乎他们每次访谈里那些善意的微笑和念及对方名字时紧随其后的赞美或是玩笑,我也可以不在乎那个“不熟”究竟是玩笑掩饰或是事实,我只是单纯的希望,在他们合作时某个眼神交换的瞬间,能在彼此眼中看到相同的焰火。

我偶尔会想起去年,我的朋友去了英国留学。那时候彼此的弧都长的可怕,后来才意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时差这个玩意儿。而现在,当我每每神游着想象此时此刻两人在做什么,连计算时差都成了甜蜜的事。我在学校某个时间某个角落偷偷玩着手机,然后忽然想到也许此时此刻某个夜店的小王子正在无意识地舔着他的嘴唇,好吧,我得承认,就算此时是面前是某张不及格的试卷,我恐怕也会在老师面前傻兮兮地笑出来。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关注他们现在在哪个洲,做着什么事,参加着什么活动,在我的意识里永远只有一家街角暖暖的咖啡店,等着他们光临,享受,然后离开。

04】

我也曾经思考过要不要自己写小说。

我并不是没有写过小说,甚至还被点过梗,但我在面对Evanstan却莫名小心翼翼起来。

我猜测也许是因为我还不知该如何写rps,仔细想来那不过也只是个借口。我看过那么多文,说没有感觉肯定是假的,提笔写个段子应该不成问题,可自己下一秒又犹豫起来。

我想起我家的那盆柠檬薄荷,去年它死于虫害和干旱——我们一家人长时间没有回到这个小房子来照顾它,因此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不能确定它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我无数次路过那盆毫无生机的植物,似乎总是意外地能闻到记忆里的香气。我怀疑是否那只是我自己的想象,还是那盆柠檬薄荷在它开花的时候除了留给我紫色的风景之外,也永远把某种香气锁在了我记忆的某处,在我每每看见它的时候就想起。

我至今都不想再养一盆柠檬薄荷,因为我总觉得那种我已经无法清楚记忆的香气充斥在我房间的每一处。就像我拿起笔,想要构思某个有关evanstan的片段的时候,就好像谁笔下的他们坐在我的对面,我只好说:天啊,我可没胆量对着真人写文!

我嘲笑过自己,也失落过,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再去买一盆柠檬薄荷。

05】

我可能就是在stan先生在玩联想游戏时听到超级英雄然后说出某人名字的时候开始注意到他们的,“for sure”这个词组他咬字咬得尤其可爱。

超级英雄的第一顺位,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steve,而是Chris。

这就像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意识,就像对我来说,看见o的第一秒,不是想到这是个英文字母或是数字,而是个圆圈。我想大概是由于我小的时候先接触的概念是画画而并非英语或是数学,之后漫长的学习生涯中,我并没有停止绘画,一些简单的图案或是什么别的,于是圆圈的概念在我的意识里一遍遍加深,直到字母和数字永远无法超越。也许在sebastion的心目中,在美国队长完全侵占他的意识之前,他的眼里就已经有Chris的影子了,也许是像小迷弟一样的注视,也许是对同事的观察,这个联想词语的游戏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然而答案却无法揣测。

他究竟是把Chris当成了美国队长,还是把美国队长当成了Chris,还是……还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这部电影和某个超级英雄无关,Chris是他的超级英雄,不是霹雳火,不是美国队长,不是柯蒂斯,是Chris。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在此之前我对于超级英雄竟然没有任何联想,我的童年和正在度过的少年时期没有任何一个印象深刻可称之为超级英雄的人物或是真人。还好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答案。

Chris Evans,Chris Evans for sure.

当我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脑内晃过的全是sebastion的小动作,而并非ce的微笑。

06】

我想很认真的说谢谢,对每一个作者,也对每一个萌上evanstan的人,谢谢有你们一直愿意在这里,就算是主角双方都有女朋友(我知道的不太多,也许有也许没有,我看到的消息是有,没能核实一下很抱歉),你们依然能留在这里,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爱下去。就算我知道你们是心甘情愿,但我仍感激这一切。

谢谢你们。


【长评】写给《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本来说是要写长评的,后来才发觉自己简直是傻,我根本不会写长评好么!嘤嘤嘤,写下来觉得完全就是随感,算了算了,本来就没指望能客观点评,就当是给大大表白吧(什么鬼),各种意义上的第一篇,求不嫌弃。(请结合BGM :Craigie Hill,因为我不会插入音乐【跪】)

(我觉得全篇完全偏题。。呜呜)

****

我看完《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的时候,清晨还没有落雨。

我大概记得那是个星期一的早晨,托作业的福,我一大早还迷迷糊糊的困得可以,妈妈往我书包外侧的网袋里塞了一把伞,说了什么我并没有听清。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往往要和父母同时起床,这就意味着我大约有四十分钟的自由支配时间,然后再背上书包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我随手打开手机刷刷大大的文,选了一篇题目相当和我胃口的一篇,开始消磨时间。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这个本来有成千上百个理由可以让我讨厌的周一,就因为大大的这篇文章和接连而来的雨冲刷得无比温柔。

那天我出门有点晚,踩点进校,但是没有迟到。

****

如果两个人相爱该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

我没有看过多少言情小说,我也没有看过多少电影和电视剧,我自己也没有谈过任何一场恋爱,甚至都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各种意义上都没有。

那么如果你知道两个人的相爱实际是RPS呢?

我更不知道了。

在那个清晨的一周前我才傻乎乎的知道RPS是什么,才知道384不只有恶魔执事(我今年过年才补完美国队长系列),我没有追过星,喜欢明星对我来说就像是喜欢玻璃柜里女孩子喜欢的首饰,我可以扫一眼,被吸引,认真看,然后发现买不起。也许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被买走,一个幸运的女人(或者一个男人),但是不是我,因为我的钱包里一分钱都没有,他们任何意义上都不可能属于我。我可以从他是个原石的时候就看着他,变成最炙手可热的首饰或者最后仍是个原石,我可以宣称世界上我是最爱他的那一个,这甚至可能是一句实话,但是他连世界上有我的存在都不知道。RPS都是AU,也许这只是我们假想了一个自己,但是我们并不是让自己出现在故事里,而是把自己分裂成了两部分,以完全虚拟的方式投入自己的深情,让CE和384彼此相爱,也许只是自己爱上自己罢了。

用384的方式来替自己爱CE,然后再让CE替自己好好爱384,分分合合,快乐悲伤的都是自己。

****

我何其幸运,入圈的第一篇文是《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从此被安利了evanstan,天知道我之前连塞巴斯蒂安的英文名字都拼不对。

****

看完文章,我有点不敢看第二遍。

大大所营造的那个世界,感觉就像是在冬天快要转暖的最后一点寒风中,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和手套,在一个咖啡店的外面等人。里外的温差让咖啡店的玻璃起了一层白雾,我勉强看见里面似乎有一些人影。

我以为这样就是全部了,直到窗边的那个人像个孩子一样用手在玻璃上抹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轮廓,然后一点一点擦成实心。我能看见了,他们坐在窗边,也许就是CE和384,也许只是随便哪一对相爱的情侣,他们在模糊的那个恶作剧的爱心里如此的快乐和幸福,几乎能辐射出点温度温暖我冻得通红的鼻尖。我觉得我移不开眼睛,连四周汽车的汽笛和发动机的嘈杂都沉寂了,现在这里只有三个人,尽管我是多余的那个。

我知道我没有机会进入那个咖啡店,只能像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贪心的看着里面的圣诞树和幸福的两个人,我甚至还要忍受一种最可怕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扇玻璃起了第二层雾,慢慢模糊掉了一切。在模糊到最后连轮廓都看不见的时候,我才会发现我还傻乎乎地扒在玻璃旁边,眼里全是眼泪——这只会让我的视野更模糊罢了。

他们一定不会知道,有一个人曾经站在窗外,连自己要等的人都忘记了是谁,但还是执着的等他们第二次擦出那个那个爱心,分享给她一点点温度。

那个人是我。

而他们没有再擦出那个爱心。

如果可以,我想认识一下大大,然后在她的告别再看一遍《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在番外的末尾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一个人默默地哭。

****

幸好这是篇RPS。可惜这只是RPS。

****

幸好他们相爱了。可惜他们没有。

****

创造了一切悲欢离合,然后都留给了自己。

 

 

完全不知道自己最后是在瞎说什么,但是说完了又莫名有点伤感。嘤嘤嘤,果然文力低的我就不该说要写长评。但大大我是真的很喜欢《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真的。

真的。

 

最后放一下答应给大大看的文,好紧张。(384是我妄想的一个虚拟人物,不是真的384.重要的事要说清楚,嗯。)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的作者致敬,谢谢她温暖的故事

注:此文中的“塞巴斯蒂安”无准确原型,与原作非同一人物。

早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我从阳光浸满的角落里醒来,在林荫小道上轻咬着半块面包。如果你生活在城市,你就会和我一样懂得一些乐趣;如果你真的能有一天,放下手中的工作,像个上了年纪只能慢慢行走的老人一样,在公园和咖啡店里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你也会悄悄期待一次偶遇。

嘿,你是否有时候也觉得,当亲情太过浓郁,友情又有些疏离,那些时刻的你更愿意行走在街头,像个流浪者,漫无目的地看着四周行人匆匆。

我走进一个咖啡店坐下,人有些多,但意外的安静,背景音乐的《My heart will go on》节奏不紧不慢,仿佛携着旧电影的时间一起慢慢地走过。多数人不会对墙上的wifi密码无动于衷,他们低着头在社交网络上活跃,却在自己身处的空间里安静和沉默,一块小小的屏幕成了他们最安心的保护锁,把对话背后的微笑和眼泪都藏匿得恰到好处。

然后我遇见了你,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坐在靠窗的角落,大张的报纸完全遮住了你的上半身,只有牛仔裤颜色浅得发白,像是要融化在阳光里,双腿修长,很随意地叠在一起。这个电子信息时代的报纸爱好者也许自身就带着些上世纪的味道,说不定报纸的后面会是一件旧格子衬衫或是白色衬衫。那一定会很可爱,我以我决定以同样可爱的名字来称呼你。

午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我坐在你的对面,猜想你报纸后的真容,阳光的这个角度正好照亮你的脸,你的睫毛是否也会折射出彩虹?娱乐头版的新闻你是否有兴趣,用漂亮的眼睛将每一个句子捕捉?报纸爱好者也会因为太温和的阳光而睡着吗——你已经20分钟没有翻动报纸了,而我就捧着微苦香醇的拿铁盯着报纸的另一面,自始至终保持着一个城市陌生人特有的矜持,一句话也不愿说。

如果我开口,我会说“午好。”上世纪的电影里人们总是用这样的搭话方式。说不好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会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和每一个学生一样的有点累的学习和生活。末了补上一句,告诉你其实我的生活很充实,也很快乐,只是似乎总有些孤单。希望你不会嘲笑我,收起报纸说我到底是个小孩子,然后像个年长者(比起爸爸可能会更像我的爷爷那一辈)一般说几段大道理。不,你不会的。你会偏过头去看窗外,平整的衣领遮不住脖颈的曲线,回答我你也曾感同身受。我会告诉你我喜欢苦咖啡的原因,而你会告诉我你为何不像别人一样摆弄你的手机。我们在偌大的城市不小心相遇,没太多的缘分可言,仅仅用一句“午好”作为开头,最后也一定会以“再见”作为结尾。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原谅我最终没有开口,我说了“午好”,也说了“再见”,是“再也不见”的意思。而我的心音你一定听不到。我会回家,到最后也会把这一场偶遇忘掉,再见面时也许你还坐在这里,没了旧报纸,穿的也不是白衬衫而是高领毛衣,我会说“午好”,但是你会被称呼为“杰克”或是别的名字,而不是塞巴斯蒂安。我只能遇见一个塞巴斯蒂安一次,在一个日光倾城的下午,那时候我拿铁里的牛奶加的有点多。

晚安,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当城市华灯初上,当那些藏于心底的孤独随着黑夜浮现,你也会和我一样陷入回忆吗?我们早上迷迷糊糊地磨蹭着离开床,早餐,洗漱,出门。我猜刚开始的几个小时会很困,昨天的熬夜让你集中不了精神,你用冷水洗脸清醒了一下,计划着中午买一份报纸,将自己难得的下午留给某个阳光满溢的咖啡店。多高兴我也一样,所以我们才会相遇。你注意到我了吗?你又怎样看待我呢?你也像我一样,隔着报纸猜测别人的生活吗?

如果你也想说“午好”和“再见”,而我只是没办法听到的话。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我们爱着或是恨着的城市,可能并非是如他人所形容的那么冷漠。城市这么大,我们都不曾刻意寻找过谁。我们有时会很孤独,有时又享受这种清闲,我们有时用快乐把自己包装起来,有时又希望将真正的快乐自己偷偷私藏。我们一样,但又不一样。没有那么多悲欢离合,这个时刻我们矜持但并不冷漠,交换一个微笑擦肩而过。

夜凉了,而我突然觉得有些温暖。

**********************************************

发觉自己根本不会用这个软件啊,跪了,我也不会艾特。。。。求教【跪】嘤嘤嘤。